考研新东方英语大咖最新资源网盘分享

需要请添加站长微信(2424655795) 或(8555642)

关注公众号(知识加油站A)加微信客服领取福利(招代理)!



以下为内容填充(不用看):
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 
    
        什么叫“私厨”,就是一晚上只招待一桌客人,至少需要提前2个月排队预约。
 
    陈汉升懒得解释,他站起来走到后面厨房,这时的酒馆老板还没有创立私厨的意识,做菜的地方是可以随意进出的。
 
    “抽烟?”
 
    陈汉升递过去一支红金陵,中年老板正在烹饪,他抬头看了一眼陈汉升,默不作声的接过烟,不过没有抽放在架子上。
 
    老板是吴中人,吴中菜讲究清鲜平和,形质均美,所以当桂花糖藕、红菱鸡头米、松鼠桂鱼和鸡汁干丝汤端上来以后,真是色香味俱全。
 
    王梓博和萧容鱼肚子早就饿了,马上就开动起来,陈汉升和店老板则在门口抽烟。
 
    两人几乎没聊什么,店老板本就话少,再加上他以为陈汉升只是大学生,所以没有太多的谈兴。
 
    陈汉升也不以为意,默默的抽完烟坐到饭桌上却愣了一下,三盘菜寥寥无几,松鼠桂鱼就只有鱼刺了。
 
    王梓博差点要把饭碗吞下去,萧容鱼吃相要稍微好一点,但是小嘴也撑得圆圆鼓鼓,眼神还无辜的和陈汉升对视一下。
 
    她也觉得动作有些粗鲁,但又实在放不下这入口即化的鱼肉,干脆把头一低,也学着王梓博假装没看到。
 
    “至于吗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赶紧打饭填饱肚子,很快桌上的三菜一汤完全被消灭,瓷碗都能当镜子照了。
 
    饭菜好吃,价格也不便宜,一共156元,王梓博暗暗咂舌,没想到居然这么贵。
 
    王梓博想开口还价,不过被陈汉升拦住了,这家店从来都是实账的,以后这点菜都要上千块钱,而且有些格调是没办法用金钱衡量的。
 
    王梓博和萧容鱼都没有AA的想法,2002年这种社交习惯比较少见,他们都准备下次请客时补回来。
 
    对于陈汉升来说不补也没关系,他把行李寄存在这家饭店里,带着王梓博和萧容鱼逛了一下长寿湖公园。
 
    长寿湖其实不大,不过王梓博走了一会儿就嫌累。
 
    “这里离火车站和汽车站那么近,我们下次回家前玩一下就好了。”王梓博建议道。
 
    “不要多逼逼,这是你人生第一次逛长寿湖,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了。”陈汉升肯定的说道。
 
    因为他是早有体会的,陈汉升在建邺读书四年,工作十来年,他几乎去过所有的景点,唯独长寿湖没有完整的玩过。
 
    一开始他也和王梓博差不多的想法,放假回家前玩一下,结果每次总是急急忙忙的搭车,最熟悉的地方仅限于客运站对面的长寿湖广场,就连这家私厨还是别人带他来的。
 
    萧容鱼却觉得不错,长寿湖是内陆小湖,四周都是几十层的高楼,还有两个流量庞大的车站。
 
    在这样的地方有一泓清澈的水湾,堤岸边上杨柳飘飘,不时地还冒出些鲜艳的荷花,这种绿中透红的景致处处彰显着六朝古都的人文气息。
 
    不过这种遐想很快就被现实击碎,下午三点左右,陈汉升他们准备去学校报道,路过建邺火车站的时候几个人纠缠上来。
 
    “帅哥,需要住宿吗”
 
    “美女休息吗?”
 
    “这里有好玩的东西,帅哥要不要来看一下。”
 
    ······
 
    她们不是黑社会,建邺的治安环境比粤东那边要好很多,只是几个50多岁的老女人拿着“住宿”的牌子,挨个询问每个过路人。
 
    陈汉升走在最前面,本身又旅游似的带个墨镜,这种单身的年轻男子是重要目标,所以老女人果断把火力全部对准了陈汉升,说话也越来越露骨。
 
    “帅哥,我们的姑娘很漂亮的。”
 
    “服务也很好。”
 
    还有人直接说起了价格:“一次80带服务,保证不催钟,看你长得帅,60元做不做?”
 
    萧容鱼红着脸,啐了一口快步经过这里,王梓博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他自己是没胆子去的,但是又好奇。
 
    王梓博的想法是,最好陈汉升去试一试,然后再把过程告诉他。
 
    要是陈汉升知道王梓博有这种念头,肯定把他裤子扒掉直接扔到鸡房里。
 
    陈汉升只是笑眯眯的拒绝:“不好意思,我们赶时间,请让一下。”
 
    几个大妈实在拦不住也只能放弃,她们还心有不甘的在背后大声喊道:“帅哥,既然出来旅游,就要大胆的玩一玩呀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越走越快,好不容易在公交车站台才停下,看来建邺火车站给她的第一印象不算太好,当然也是她太社会阅历太少的缘故。
 
    在这里又要面临分别,王梓博的建邺理工大学在仙宁校区,他需要搭乘97路车,萧容鱼和陈汉升的学校都在江陵大学城,137路可以直达。
 
    “小陈,以后我去江陵找你们。”
 
    王梓博挥挥手,眼里很不舍。
 
    “好的好的,注意安全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轻松的说道,迟早王梓博会对这座城市熟悉的不能再熟悉。
 
    送走了王梓博,陈汉升转过来对萧容鱼说道:“烦人电灯泡终于走了,剩下来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了。”
 
    “正经点,别乱说话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有些不好意思,看到陈汉升正盯着自己,虽然墨镜下看不清眼神,总之不会太好,她又加上一句:“也不许乱想!”
 
    “脑袋在乱想,我能有什么办法。”陈汉升笑嘻嘻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·····”
 
    萧容鱼噎了一下,现在拿陈汉升真是没一点办法了,137路过来的时候,她也不等陈汉升直接先上去。
 
    陈汉升慢慢把所有行李搬上公交,这才发现萧容鱼帮他也占了一个位,不过周围站了好几个闷骚的男大学生,看那架势似乎都想坐在萧容鱼旁边。
 
    萧容鱼一脸紧张的盯着门口,看到陈汉升上来后,赶紧挥动小手兴奋的喊道:“小陈,过来这边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心想一群处男胆子也太小了,他大咧咧走过去坐下,这种明确“领地”行为让这些内心蠢蠢欲动的大学男生都熄灭火种,很快散开。
 
    “小陈,是不是上了大学的男生都这么饥渴?”
 
    萧容鱼小声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,我就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义正言辞的反驳。
 
    “好的我信你,但是你能不能先把手从我肩膀拿开啊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愁眉苦脸的说道。
 
    ······
------------
 
12、有点东西的303
 
    刚才陈汉升坐下来的时候,“无意”把手搭在萧容鱼肩膀上,那一瞬间能够清楚感觉到萧容鱼柔软的身体突然僵直。
 
    不过当时周围有一群闷骚的男大学生,萧容鱼转过头没说什么。
 
    现在人都散了,萧容鱼觉得这个举动太过亲密,所以就提醒陈汉升注意举止。
 
    “哎,我怎么就控制不住这手呢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笑嘻嘻回道,不过傻子都看得出来他是故意的。
 
    萧容鱼心里叹一口气,自从上次拒绝了陈汉升的表白,这个人就一直在占自己便宜,口头上、行动上,当然思想上更别提了。
 
    按理说自己应该发火才对,不过又觉得太矫情了,大家既是同学又是朋友,现在又是同在异地的老乡。
 
    “好歹他喜欢了我三年,干脆就算了吧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转头看了一眼陈汉升,五官的线条立体,眼神带着轻佻和桀骜,陈汉升高中就这样,不过他以前对萧容鱼还是很有礼貌的。
 
    陈汉升没注意萧容鱼的动作,他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城市,脑海里完全被回忆填补。
 
    “多少年过去了,没想到哥又回来了吧,财院的妹妹们,大家都还好吗?”
 
    ······
 
    建邺火车站到江陵大学城差不多一个小时,外地的准大学生以前都没坐过这么长的公交,一路上被晃的想吐。
 
    萧容鱼下车后脸色也不太好,陈汉升心想这狗几把司机真是一点没变,公交车当低速飞机开。
 
    东海大学和财经学院只相距一条30米宽的马路,所以说是真正的邻居。
 
    “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,我一定会呵护着你,也逗你笑······”
 
    这时,萧容鱼的手机突然响起来,陈汉升听着这首《开不了口》感慨良多,2000年到2010年真是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,各种百听不厌的经典歌曲层出不穷。
 
    不过他也只是感叹,陈汉升五音不全,也做不出抄歌词这种事。
 
    电话是高嘉良打来的,这孙子到学校以后还没忘记女神,专门打电话来关心。
 
    萧容鱼客气的讲了两句就准备挂电话,可高嘉良一直在那边重复“要好好照顾自己呀、我安排妥当就去找你、注意别晒黑了”这类废话。
 
    陈汉升都听得心烦,一把抢过手机:“真你妈的啰嗦,老子会把萧容鱼照顾好的。”
 
    说完他直接按掉了手机,萧容鱼虽然也不怎么想搭理高嘉良,但毕竟是同学关系,而且陈汉升都没经过自己同意就按掉电话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还指望和现在的陈汉升讲道理。
 
    陈汉升瞥了一眼地上的包裹:“你走不走,不走我就回自己学校了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的行李真是挺多的,一个女孩子肯定搬不动,她瞪了几眼陈汉升,反而自己先败下阵来。
 
    “小陈,我们和好吧。”
 

免责声明

1、本站所发布的一切学习资源教程、软件等仅限用于学习体验和研究目的;请自觉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。

2、严禁用于其他用途,如果你喜欢教程,请支持正版教程资源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

3、本站内容全部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4、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、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,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联系邮箱:780820275@qq,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