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研刘晓艳英语高教最新资源网盘分享

需要请添加站长微信(2424655795) 或(8555642)

关注公众号(知识加油站A)加微信客服领取福利(招代理)!



以下为内容填充(不用看):
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梁美娟心里正想着,陈汉升狼吞虎咽干掉半个西瓜,拍拍肚皮就去浴室里冲澡,梁美娟这才反应过来:“让水先烧10分钟,不然着凉。”
 
    现在家里还是太阳能热水器,洗澡前都要先烧一会,陈汉升不听,拿起衣服就走进去:“这么热的天,当然洗冷水澡才舒服了。”
 
    “臭小子!”
 
    梁美娟劝不住,也只能由着陈汉升,她又转过头端详着这张录取通知书,心里突然有一种解脱感。
 
    供养一个孩子直到上大学,不管是经济上,还是精神上其实都需要付出很多。
 
    “再有四年,我和老陈就可以轻松了,然后再帮忙带带孙子孙女,这辈子也不图其他的了。”
 
    这就是港城中年妇女梁美娟期待的小日子。
 
    ······
 
    陈汉升痛痛快快冲个凉水澡,然后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年轻健康,富有活力,遮住眼睛那就是一张18岁的面孔。
 
    放开眼睛,总能在里面寻找到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深邃。
 
    陈汉升突然伸出手指,重重地戳在镜子上说道:“既然把老子送回来了,那我肯定要做出点什么,虽然正常发展我也不会缺钱,但那样多没意思!”
 
    这时,陈汉升听到铁门的声响和客厅里说话的声音,他收敛起严肃的神情,穿上宽松的家居衬衫和底裤,大大咧咧走出门叫道:“老陈回来啦!”
 
    客厅里站着一个挺拔的中年老帅哥,陈汉升相貌和他有六分相似。
 
    这就是陈汉升老爸陈兆军,不过这爷俩性格可谓天差地别。
 
    陈兆军话很少,梁美娟经常说他“半天打不出一个屁”,偏偏这个儿子思维活跃,做事也不怎么在乎规矩。
 
    所以即使自家独子打招呼,陈兆军也只是淡淡的“嗯”一声,不过注意到陈汉升刚洗过澡,脊背上还有水珠,陈兆军默默走过去把客厅空调温度调高。
 
    陈汉升还没来得及和老爷子说话,梁美娟就拿着陈汉升换洗的裤子,从里面掏出一包烟,“啪”的一下放在桌上:“行啊陈汉升,偷摸的学会抽烟了?”
 
    这是陈汉升从班主任老徐那里“缴获”的红金陵,刚才忘记藏起来了,结果被梁美娟搜到。
 
    陈汉升表情没啥变化:“老徐硬塞给我的,他说我这次高考发挥的一般,给包烟安慰我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放屁!”
 
    梁美娟根本不信:“哪有班主任给学生烟的,陈兆军你还管不管你儿子。”
 
    陈兆军根本不想掺和这对母子的“战争”,正打算悄悄走进卧室,无奈梁美娟根本不放过他。
 
    老陈扫视一眼无所谓的儿子,还有生气的老婆,最终决定站在老婆这一边。
 
    “现在抽烟太早了,即使考虑到交际方面的需要,至少也要等正式上大学再说,这包烟我就先收起来了。”
 
    陈兆军说着就把烟放自己兜里,陈汉升心想绕来绕去最终还是便宜老陈了,不过自己穿越回来,手上没拎点东西怪不好意思的。
 
    算了,这包烟就当见面礼了!
 
    陈汉升大方的想着,然后一家人开始吃饭,梁美娟边吃边和陈兆军商量:“你记得请好假,到时我们一起送汉升去上大学。”
 
    陈兆军点头,陈汉升摇头。
 
    “我自己去报道就好,你们该干吗就干吗。”
 
    梁美娟拿眼睛一瞪:“几百公里呢,再说还有几千块钱学费。”
 
    “我一样揣着。”陈汉升说道。
 
    以前陈汉升就没让父母送去报道,现在更加不会了,不过2002年上大学基本都是现金缴费,当年他揣着几千块钱坐客车,心情也是很紧张的。
 
    “另外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停顿一下说道:“要不是咱家条件不适合申请助学贷款,我也不屑弄假材料占国家便宜,我都想申请助学贷款了。”
 
    “瞎扯!”
 
    梁美娟放下筷子说道:“咱家虽然不富裕,但是供你上大学还是没问题的,你不要给老娘玩什么幺蛾子,老老实实学点知识。”
 
    梁美娟对自家儿子还是很了解的,想法太多还不受控制。
 
    陈汉升根本不听:“总之我都想好了,除了第一学期以外,以后都不会和你们要学费和生活费,我自己想办法赚钱!”
 
    “你敢!”
 
    梁美娟柳眉倒竖。
 
    “有什么不敢!”
 
    陈汉升梗着脖子答道。
 
    “陈兆军,你来做个评价!”
 
    还是老规矩,每当母子有分歧的时候,老陈就要当裁判,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以后。
 
    陈兆军认真想了想,斯条慢理的说道:“汉升是男人,有闯一闯的想法也是应该的,但是学习不能落下。”
 
    看到陈兆军也支持陈汉升,梁美娟不乐意了:“这孩子小时候多乖啊,后来你就说男孩子要培养独立性格、培养坚韧品质、培养承担意识,总是支持他完成一些奇怪的念头,所以培养到最后,老娘的话都不听了。”
 
    不过家庭民主投票2比1,算是在形式上通过陈汉升“单独去报道”还有“打工赚钱”的提议,梁美娟晚上休息的时候还闷闷不乐。
 
    陈兆军安慰老婆:“汉升学习未必是最好的,但你注意观察,他的动手能力和情商强过很多同龄人,这一点等走上社会后,将体现的更加明显。”
 
    前世陈汉升大学刚毕业就创业,屡败屡战,屡战屡败,最后终于成功,这其中的韧性和交往能力,其实和老陈的刻意培养有很大关系。
 
    “小兔崽子,不知不觉都开始懂事了。”
 
    梁美娟喃喃自语。
 
    老陈呵呵一笑:“吾家有子初长成。”
 
    ······
------------
 
6、包子铺里的骚话
 
    早上五点,港城的天还是蒙蒙亮,陈汉升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,他本来以为一觉醒来有几率回到2019年,结果转头看到床头《龙珠》的单行本漫画,也就死心了。
 
    “看来真的要留在这里了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叹一口气,接着开始刷牙洗脸,梁美娟被外面的动静吵醒,起来后看了一眼:“呦,今天陈公子起这么早?”
 
    “我饿了,妈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拍拍肚子说道。
 
    “感情是被饿醒的。”
 
    梁美娟从来不会惯着自家儿子:“肚子饿了自己去买早餐啊,不用考虑我们,我和你爸去单位食堂解决,现在要去睡个回笼觉。”
 
    梁美娟说完还真的回卧室了,甚至担心陈汉升再吵醒自己,居然“吧嗒”一声锁上了房门。
 
    陈汉升一阵无语,梁美娟嘴上说不支持陈兆军培养孩子的方式,其实却一直潜移默化的贯彻。
 
    两年前陈汉升还在上高一的时候,梁美娟就很骄傲的和娘家人吹牛道,即使自己和陈兆军突然出车祸,15岁的陈汉升在这个世界上也绝对饿不死。
 
    当时这句话让陈汉升外婆气的破口大骂,声称如果这两口子不能养孩子,就把陈汉升送回乡下。
 
    老娘不管自己,陈汉升只能孤零零的走下楼觅食,现在街道上都没什么人,只有零零碎碎几家卖早餐的商贩在摆摊,空气中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,还有一点附着在皮肤上的凉意,但更多是神清气爽的舒畅。
 
    “油条味道很香”
 
    “鸡蛋饼也不错”
 
    “小笼包还是热腾腾的”
 
    ······
 
    陈汉升一路看着,肚子也开始乱叫,卖鸡蛋饼的老板注意到这个有意向的顾客,远远的喊道:“小伙子,来一块吧。”
 
    “OjbK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快步走过去,甚至准备让老板加个蛋,然后才想起当前是2002年,没有手机的自己如何付账呢?
 
    “坑儿子啊。”
 
    梁美娟也忘记给零钱,陈汉升只能恋恋不舍放弃鸡蛋饼,其实他倒不介意赊账,关键人家老板介意。
 
    想想也真是搞笑,身家数千万的陈汉升重生后居然没钱吃早餐,不过他心态不错,再加上也想多适应十七年前的港城,于是沿着护城河一路走下去。
 
    不知不觉走了好几公里,最后在双桥公园停下来。
 
    这里已经有不少早练的大爷大妈,陈汉升本来打算坐会就回家,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 
    居然是萧容鱼。
 
    她正在晨跑,穿着运动短裤,露出嫩白的大长腿,黑色紧身服把玲珑的上体曲线完全勾勒了出来,胸口随着跑动步伐轻微摇晃,这让陈汉升看的是一阵激动。
 
    “萧容鱼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坐在石凳上,挥手打招呼。
 
    萧容鱼看到陈汉升非常诧异,现在也就是6点半左右,陈汉升应该睡早觉才对,他怎么在这里呢?
 
    除非······
 
    萧容鱼突然明白了,擦了擦鼻翼上晶莹的汗水,犹豫一下终于还是对陈汉升说道:“小陈,我知道你的心意,但是我大学真的不想恋爱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鬼?”
 
    陈汉升吃惊的看着萧容鱼,心想这人脑袋出问题了吧,大早上的谈情说爱。
 
    看到陈汉升的表情,萧容鱼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你难道不是为了等我,才这么早专门等在这里的吗?”
 

免责声明

1、本站所发布的一切学习资源教程、软件等仅限用于学习体验和研究目的;请自觉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。

2、严禁用于其他用途,如果你喜欢教程,请支持正版教程资源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

3、本站内容全部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4、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、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,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联系邮箱:780820275@qq,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