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研启航英语全程班最新资源网盘分享

需要请添加站长微信(2424655795) 或(8555642)

关注公众号(知识加油站A)加微信客服领取福利(招代理)!



以下为内容填充(不用看):
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陈汉升顺手就把红金陵揣在兜里了:“我先替你把关,这包烟就没收了。”
 
    老徐顿时哭笑不得,没等到这小子孝敬的果篮,自己先贴进去一包烟,不过他很喜欢这样的相处关系,王梓博那样毕恭毕敬的态度,大家都觉得拘束。
 
    办公室里不是只有老徐一个老师,也不是只有陈汉升和王梓博,刚刚那群骑车的同学也在,看到陈汉升把烟放进口袋里,高嘉良不满的说道:“这种人都能上大学,简直拉低我们大学生的平均素质。”
 
    马上就有女生反驳了:“陈汉升平时成绩不错的,这次上个二本还算发挥失常了,抽烟可能是因为······”
 
    说了一半突然停下来,女同学想说“表白失败的刺激”,但是当事人女主角萧容鱼就在这里。
 
    这不提还好,提起来高嘉良更是不爽:“他以前就不是好东西,还和校外的混混打过架。”
 
    高嘉良本来还打算继续抹黑,陈汉升居然主动走过来:“你们都在这里。”
 
    高嘉良转过头不想搭理陈汉升,陈汉升就和其他人打招呼,看到萧容鱼手上的信封,笑呵呵问道:“萧美女去哪个学校?”
 
    “东海大学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答道,然后又问:“你呢?”
 
    “那就巧了,我是你对门的财经学院,以后咱们是邻居,可得多走动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也没想到萧容鱼原来就在自己对门,想想当年也是蛮可惜的,陈汉升上了大学就放飞自我,财院里美女资源又多,直接忘记萧容鱼这个超级美女了。
 
    这时,高嘉良又在旁边不屑的说道:“东海大学是985和211,财院也就是个二本,这个邻居当的太勉强了!”
 
    高嘉良这小子也在建邺读书,他是一本的航空航天学院,不过他在另外一个校区,离着萧容鱼几个小时的路程,脸上的飞醋和不满根本掩藏不住。
 
    陈汉升“嘿嘿”一笑,心想高嘉良这小子再横的话,老子就把萧容鱼弄上床,到时拍点吻照把他气跳楼,这样一想正好看到萧容鱼手腕上的西门子机械表,陈汉升就问道:“现在几点?”
 
    萧容鱼下意识抬起手腕:“5点25。”
 
    “挺漂亮的手表,暑假刚买的吗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一把牵起萧容鱼白皙的手背,假装看时间却在偷偷的摸索,高嘉良看的睚眦欲裂:“狗日的陈汉升昨晚表白不成,现在不动口,改直接动手了?!”
 
    萧容鱼也一把缩回,怒气冲冲瞪着陈汉升。
 
    陈汉升占到了便宜,根本不留恋,直接唤起王梓博离开,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一群人。
 
    时间正好五点半,学校的喇叭开始放歌,大概考虑到今天是拿录取通知书的日子,广播台特意放了许巍的《蓝莲花》。
 
   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
 
    你对自由的向往
 
    天马行空的生涯
 
    你的心了无牵挂
 
    ······
 
    盛开着永不凋零
 
    蓝莲花
 
    ······
 
    学校里还有高二补课的学生,走在熙熙攘攘的人堆中,看着一路上年轻的面庞,听着悠扬的民谣,呼吸着畅快的空气,陈汉升觉得心情非常爽朗。
 
    “还是高中舒服啊,可惜老子已经毕业了!”
 
    ······
------------
 
4、小鲫鱼女神
 
    港城是个生活节奏很慢的小城市,下班的人们三三两两骑着自行车行驶在街道上,陈汉升和王梓博慢吞吞踱步在晚霞的余晖里,黄昏带着迷人的光影,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。
 
    陈汉升这一路上都在饶有兴致的看着景观,十几年以后有些建筑物已经不复存在,所以再次目睹,这种感受很不真实。
 
    正观察的津津有味,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,陈汉升回头看了一下,心里忍不住吐槽:“重生第一天,怎么就和他们不依不饶纠缠在一起了。”
 
    原来陈汉升和王梓博都是走路,速度又慢,很快就被萧容鱼和那群骑车的同学追了上来。
 
    王梓博还礼貌的挥手致意,陈汉升嫌麻烦,撇过头假装没看到,不过萧容鱼偏偏叫住了他。
 
    “陈汉升,王梓博,我同学录上只有你们两人没留言了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停下车从包里掏出一本精致的硬面笔记:“你们随便写点什么,就当是一个纪念。”
 
    这时萧容鱼单腿支在地上,不经意的露出半截优美浑圆的小腿,又白又嫩,晃得其他男生都不好意思多看,不约而同的转过头。
 
    陈汉升一开始没多少兴趣,不过看到这样的场景,中年大叔的灵魂就引导他从象牙似的小酥腿开始,沿着纤细的瘦腰,圆润滑腻的珍珠肩一路看过去,最后停在那张漂亮的粉脸上。
 
    萧容鱼笑起来,两侧的梨涡若隐若现,真是蛮好看的。
 
    “陈汉升,你好好写同学录,眼睛往哪里看呢!”
 
    高嘉良本来也转移了视线,但是又舍不得眼前的好风景,准备悄悄用余光扫视,结果一转头就看到陈汉升大大方方,从上到下盯着萧容鱼。
 
    高嘉良气的破口大骂,其实就连王梓博也在纳闷,陈汉升的确是百无禁忌的性格,但以前他对萧容鱼还是很尊重的,很少这么无礼的打量。
 
    萧容鱼也不是那种任人搓揉的温柔女孩,她发现陈汉升还在自己胸部停留一下,立马唬着脸,竖起小拳头警告道:“再乱看就把你眼睛挖掉,我一会就去告诉梁阿姨。”
 
    即将迈入大学校园的青春女孩,身体已经开始发育,陈汉升笑眯眯把同学录接过来,上面的话语真是老套又惹人怀念。
 
    有女生版的:
 
    不管未来有多长,请你一定要珍惜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,不管经历多少轮回,我依然是你的朋友。
 
    也有文艺版的:
 
    情谊,不会因为各奔东西而消失;缘分,不会因为毕业被斩断;祝福,不会因为天涯海角而忘记。
 
    也有简单版的:
 
    祝萧容鱼同学在大学里永远快乐和幸福。
 
    还有打油诗版的:
 
    青山青水青少年,
 
    我们相处好几年。
 
    没有别的礼物送,
 
    写句祝福做纪念。
 
    甚至,陈汉升还翻到高嘉良情诗似的留言:
 
    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,流星尚未陨逝,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;天边低悬,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,唤醒了你我心中,一缕不死的忧伤——高嘉良亲笔。
 
    狗日的高嘉良也太不要脸了,剽窃了叶芝的《白鸟》还硬说是自己写的。
 
    萧容鱼显然也知道这是一首情诗,她脸蛋红了一下,然后假装严肃的对陈汉升说道:“别乱翻,找个空位置赶紧写!”
 
    陈汉升转手就拿给了王梓博:“来,你先写。”
 
    王梓博正在绞尽脑汁构思语句,尽量想给萧美女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,他慌乱的接过笔,不满的嘟哝道:“我还没想好呢。”
 
    事出仓促,王梓博也没啥准备,只能中规中矩的写道:“祝萧容鱼同学越长越漂亮,永远开心。”
 
    接下来就轮到陈汉升了,他原来想写“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”。
 
    不过这句话太过文青,也不够有趣,想了想终于端正的写道:“你在池塘里活得很好,泥鳅很丑但会说喜庆话,癞蛤蟆很马虎但很有趣,田螺是个温柔的自闭症,小鲫鱼是你们共同的女神。”
 
    高嘉良一开始站的远远的,不过陈汉升落笔的时候,危机感驱使他忍不住走近,结果看到陈汉升写出一群两栖动物世界,轻蔑的笑道:“小学生作文。”
 
    马上就有女生摇摇头道:“不一定哦,乍看起来好像很无聊,但是多读两遍就很有味道了,容鱼不就是你们的女神嘛。”
 
    高嘉良这做人水平虽然低,不过到底是一中出来的,语文素养还是合格,在心里细细品味后就知道一点没错,但是他不愿意承认,不耐烦的催促道:“天都快黑了,我们赶紧回家吧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自然也能体会到这句话里童真和活泼,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拟人化,不过她也没太多吃惊,陈汉升平时脑袋就很灵活,人也非常有趣。
 
    班主任老徐曾经评价他“如果肯静下心学习,肯定是一本的苗子”。
 
    “写的不错,抽烟的事我就先不和梁阿姨说了,但是你也不许再犯。”
 
    萧容鱼脆生生讲道,这么多年她都在顺风顺水的环境下长大,说话口吻难免带着点骄傲。
 
    直到这群单车准大学生离开后,一直怂逼的王梓博才对陈汉升龇牙咧嘴:“我刚才都没准备好,你狗日的就强迫我先写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也不辩驳,只是反问一句:“写的再出彩有卵子用,你是不是要去追求萧容鱼?”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!”
 
    王梓博吓了一跳:“老子也就在背后说说她坏话,当着她的面都不敢抬头的。”
 
    这小子倒有几分自知之明,也敢于承认,陈汉升笑嘻嘻的一把搂住他的脖子,一如17年前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那就不要废话了,改天去双桥广场,请你吃那家刚开的麦当劳。”
 
    “为啥今晚不去?”
 
    王梓博问道,麦当劳在港城还是个稀奇玩意。
 
    “今晚不行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直接拒绝:“我要陪老爹老娘吃饭。”
 
    王梓博愣了一下:“你平时不是总嫌他们啰嗦吗?”
 
    “你不懂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没有多解释,直接挥挥手告别:“回家了。”
 
    看着昏黄路灯下好友的背影,王梓博莫名觉得好像有很多故事。
 
    ······
------------
 
5、吾家有子初长成
 
    街还是那条街,楼还是那座楼,就连坏掉的路灯都没变,陈汉升站在自家门口,他本来想轻轻地敲门,结果一抬手就是“咚咚”的声音,嘴里还情不自禁喊道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咯吱”。
 
    里面的木门先被打开,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出现在陈汉升视线里,她一边开门一边不客气的训斥道:“吵吵什么,整栋楼都听见你的声音,这么大人了,出门都不带钥匙。”
 
    “还是熟悉的配方,还是熟悉的味道啊。”陈汉升心里想着。
 
    环境是有记忆功能的,比如说打雷的夜晚,故宫的值班人员经常在漆红的墙壁上看见宫女在行走,据说这就是因为以前打雷时,磁场把以前的画面记忆下来存储到墙上。
 
    陈汉升原来心态还有些忐忑,但是老妈梁美娟这一开口,“倏”的一下子就把他拉回17年前的记忆中,相处模式几乎没有什么变化。
 
    顶着老娘虎视眈眈的眼光进屋,陈汉升也没啥感觉,反而觉得客厅里太闷,他翻着沙发找遥控器:“这么热也不晓得开空调,我爸呢?”
 
    梁美娟一边从冰箱里抱出冰西瓜,一边说道:“一回来就知道开空调,你爸还没下班。”
 
    看到冰西瓜,陈汉升“嘿嘿”一笑:“还是亲妈疼我。”
 
    “就剩一张嘴了。”
 
    梁美娟看着生龙活虎的儿子,她心里其实挺满意的,不过语气还是装作很严厉:“录取通知书呢?”
 
    陈汉升把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随意扔在饭桌上:“在这里。”
 
    “要死啊!”
 
    梁美娟连忙捡起来,确认信封上面没有沾上西瓜汁,她才用锅铲不轻不重的打了陈汉升一下:“小兔崽子,还想不想去读大学了。”
 
    梁美娟小心翼翼的拿出录取通知书,看着大红封面上“兹录取陈汉升同学进入‘公共管理专业’学习,请凭本通知书于2002年9月1日来本校报道”这句话,更是眉开眼笑。
 
    虽然1999年国内大学开始扩招,但当前影响力还没那么深远,大学生的价值和名头还能再维持一阵子。
 
    尤其梁美娟的娘家子侄都没有考上大学,自己儿子虽然不怎么听话,可学习上还是很给自己争气的。
 
    尽管只是二本,但以后还可以考研嘛。
 

免责声明

1、本站所发布的一切学习资源教程、软件等仅限用于学习体验和研究目的;请自觉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。

2、严禁用于其他用途,如果你喜欢教程,请支持正版教程资源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

3、本站内容全部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4、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、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,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联系邮箱:780820275@qq,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