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子育儿BBC艺术经典三部曲资源网盘分享

需要请添加站长微信(2424655795) 或(8555642)

关注公众号(知识加油站A)加微信客服领取福利(招代理)!



以下为内容填充(不用看)
 
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
  
 
    完全不必看清此人面容,单看一眼对方那滔天的罪恶,就知这是自己心底正抱怨的小师叔驾到!
 
    轻呼声中,灵娥刚收起玉瓶,就被结结实实地撞了个满怀,又被酒玖一把抱了起来,在原地转了几圈,两人在草屋前一阵笑闹。
 
    “师叔,你挤的我好难受……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,感受师叔对你的瓷爱关怀吧!小灵娥!”
 
    “师叔我错了,哈哈哈!
 
    别挠我痒……师叔我错了……”
 
    隔壁草屋,李长寿见状也露出少许微笑。
 
    但心底,也有些担心灵娥的修行。
 
    天天跟酒玖这般玩闹,修行之事不可避免要被耽误,这点倒是必须提醒她一下了。
 
    不多时,挨不住小师叔进攻的灵娥,只能将祸水东引,连喊师兄救命……
 
    酒玖顿时眼前一亮,“诶?你师兄出关了?
 
    喊他过来一起斗大神!我都半年没见到他了!”
 
    李长寿无奈地摇摇头,漫步出了草屋。
 
    蒲团都还没焐热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灵娥草屋很快热闹了起来。
 
    李长寿拿出两坛美酒,灵娥拿出了此前给师叔做的点心,三人拿着李长寿做的纸牌,一阵乱杀。
 
    “一对真仙!”
 
    “哼哼!一对天仙!”
 
    “这局咱俩是小仙,师兄是大神!师叔你压我干啥!”
 
    “呃……一时手痒,一时手痒。”
 
    “我觉得你们还是认输吧,”李长寿淡定地摇摇头,“两张金仙牌都在我手里,你们还能翻身不成?”
 
    灵娥立刻轻哼了声,“胡说,明明小金牌在我……糟了,上当!”
 
    酒玖抱着脚丫一阵大笑,差点就笑翻了过去,“就你这样,还敢嘲讽本师叔……”
 
    正此时,门外一个老道晃晃悠悠地走来,正是‘齐源’。
 
    “师父!”
 
    “齐源师兄!”
 
    三人刚要站起来,‘齐源’抬手示意他们不必起身,“你们玩你们玩,长寿、灵娥,陪好酒玖师妹,为师有事要外出一趟。”
 
    蓝灵娥顿时眨了下眼,李长寿已起身做了个道揖。
 
    ‘齐源’摆摆手,笑呵呵地驾云而起,朝着山门方向飞去。
 
   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蓝灵娥对李长寿眨了下眼,李长寿微微一笑,招呼她们两人继续打牌。
 
    酒玖顿时得意洋洋,“听见没有,你们师父让你们陪好本师叔!
 
    快,好酒好菜伺候着,打牌的时候让着我点!”
 
    师兄妹各自轻笑,继续与酒玖玩乐。
 
    李长寿此时一心二用,却也不影响他连战连胜……
 
    刚才的齐源老道,自然是李长寿用纸道人假扮的,并经过了师父的同意。
 
    因此前连续多线操作纸道人,这时一心二用已经没什么负担;
 
    这边本体陪小师叔打牌说话,那边已轻松混出了山门,驾云朝着南方而去……
 
    片刻后,李长寿看了眼,这具师父模样的纸道人所带的测感石,测感石上闪烁着些许光芒。
 
    有一道仙识,持续探查着纸道人。
 
    李长寿不动声色,继续向南飞,这具纸道人的面容表情顿时颇为复杂;
 
    有感慨,有急迫,也有少许想见不敢见的怯弱,简直比师父……更像师父……
 
    那道仙识一直追出了四百多里,随后便渐渐衰弱。
 
    虽然不知暗中探查者是谁,但对方的修为,如果依据这般情形推断,可能是在真仙境中期。
 
    倒是跟自己此前的猜测互相印证。
 
    不过这也只是猜测罢了,李长寿不会凭此做什么判断,得知的信息始终有些太少。
 
    师父的浊仙气息,其实很难模拟,难就难在那几分浊气;
 
    李长寿也是想了个‘歪主意’,拿了师父那把经常用来惩戒弟子的拂尘,收敛起了纸道人自身大半气息,以此以假乱真。
 
    这拂尘,李长寿准备回来时,帮师父换一把‘毛’更柔软的……
 
    离山过千里,取道往南洲。
 
    飞鸟云轻嬉,笑我多烦忧。
 
    这具扮成师父模样的纸道人正自御空,李长寿的仙识在东面三百里外,发现了一朵白云,云上有几道度仙门的仙人……
 
    却是外出办事回返的酒乌、酒施,以及其他两位门内执事。
 
    酒乌也发现了‘齐源’的身形。
 
    这矮道人面露担忧之色,对一旁的酒施说了些什么,随后便让三人先行回山门,自己驾云拐了个弯,追向了此处。
 
    然而,酒乌并未直接向前,大大方方地跟在三百里之外,用仙识锁定在了‘齐源’身上,想看齐源要去做什么。
 
    李长寿:……
 
    酒乌师伯莫不是,把师父当奸细了……
 
    自己现在扮的是师父,师父的仙识探查范围,肯定发现不了酒乌师伯。
 
    李长寿稍作思索,也不去多管酒乌师伯,任由他跟着。
 
    一边陪着酒玖师叔聊天玩乐,一边控制纸道人,驾云朝南洲慢慢飞去。
 
    酒乌倒是耐性十足,一直保持着三百里的距离,时不时的摸着下巴思量着什么……
 
    这一跟,就是半个月……
 
    李长寿甚至有些怀疑,酒乌师伯会不会跟师父的仇敌有关;
 
    但仔细思量,酒乌师伯只是偶遇,且与师父全无交集,两人也打过几次照面,没有任何异样。
 
    这般走走停停,‘齐源’提前一个半月,抵达了和他师姐的相约之地——位于东海之滨、南洲东北的临东城。
 
    化作一常见的游方老道,纸道人端着拂尘、皱着眉头,从城门混入了这座大城中。
 
    酒乌却是落在城外,在那一阵挠头,显然是对这位师弟的行踪颇感奇怪。
 
    ‘该不会,是跟门内上次的大劫有关?
 
    又是长寿师侄的师父,贫道也不能不管……’
 
    酒乌心底刚起了这念头,仙识就捕捉到,刚刚入城的‘齐源师弟’,就被另一名身穿道袍的老道迎住,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 
    “有问题,果然有问题。”
 
    酒乌当下隐匿气息,朝着大城暗中摸去,想要仔细调查一番。
 
    这位矮道人自然是误会了。
 
    刚才李长寿的纸道人入城时,那名身穿道袍、修为在化神境的老道径直迎了上来,并非是跟他接头的,也不是言说‘皖江雨’之事。
 
    这老道面容端正、气息平和,凑前之后先拱手行礼,随后就是一句:
 
    “道友,你听过南海海神教么?”
 
    ()
 
    搜狗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一十一章 炼气士是不可能逛花楼的
 
    ‘道友,你传教传到了自家教主身上。’
 
    那一刻,李长寿虽然很想这么回一句,但也只是微微一笑,道:“我尊崇道德人教。”
 
    言罢拱拱手,端着拂尘朝街内而去。
 
    那传教之老道并未多纠缠,只是做了个道揖,说了句打扰,又回到了在街头角落的座椅上。
 
    这事,李长寿自然知晓前因;
 
    此前敖乙通过神像,跟自己商量过,他也同意了。
 
    敖乙背后的东海龙宫,眼见海神教功德如此旺盛,发展势头迅猛,就想在南赡部洲的东海海滨也做点推广。
 
    李长寿答应了此事,还是重申了老规矩,就是海神教不可离开大海边缘。
 

免责声明

1、本站所发布的一切学习资源教程、软件等仅限用于学习体验和研究目的;请自觉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。

2、严禁用于其他用途,如果你喜欢教程,请支持正版教程资源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

3、本站内容全部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4、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、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,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联系邮箱:780820275@qq,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