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子育儿LESMILLS 莱美 BORN TO MOVE BTM 2-16岁儿童音乐

需要请添加站长微信(2424655795) 或(8555642)

关注公众号(知识加油站A)加微信客服领取福利(招代理)!



以下为内容填充(不用看)
 
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 
 
    有琴玄雅立刻转身,面朝着殿内。
 
    李长寿的传声在她耳中萦绕,依然不急不缓,“不要急,这种时候,越急越容易耽误事。
 
    嗯……
 
    你现在立刻想一件,你最钟爱的事物,可以是宠物之类的。”
 
    有琴玄雅低喃道:“师兄送我的灵兽可以吗?”
 
    “嗯,很好,注意自己情绪,想象它在你面前,正对你轻轻摇晃着尾巴,然后……
 
    突然被一块山石砸到,不幸去世,头破血流,十分凄惨,你埋葬了它。”
 
    有琴玄雅轻轻咬了下嘴唇,心底浮现出自己埋葬那只小灵兽的情形,眸中一阵自责,面色无比黯然。
 
    但李长寿很快发现,她的情绪只是单纯悲伤,少了些‘愤怒’。
 
    于是,李长寿又加了句:
 
    “然后,你一时不察,这只小灵兽的尸身被人盗走。
 
    你寻着踪迹一路查看,一路查看,缓缓向前……”
 
    有琴玄雅下意识迈步向前,再次进入了殿内,而李长寿的嗓音如魔音入耳,影响着她的心神:
 
    “它,被人挖出来烤了。”
 
    有琴玄雅那双秀目之中,顿时满是悲愤。
 
    黑暗中,李长寿立刻传声:
 
    “对!就这般情绪,保持住!
 
    去酒乌师伯身旁!
 
    点三炷香,跪拜之后扣头三次,说出那段话!”
 
    有琴玄雅轻轻吸了口气,立刻迈步向前,李长寿也瞬间散掉风语咒;
 
    仙识不敢入殿,只是远远观察。
 
    就见,有琴玄雅这位度仙门年轻一辈首席大弟子,绕过在那呜咽的酒乌,拿起三柱紫香点燃,插在了香炉中;
 
    随之又后退两步,跪在了酒乌身旁的蒲团上,低头磕了三个响头。
 
    酒乌扭头看了眼,带着几分疑惑不解。
 
    她长发有些散乱,冰蓝色长裙若莲花一般绽放,面色颇为凄然……
 
    “道门弟子玄雅,今启本门道承之源,三教太清圣人老爷!
 
    度仙门得度厄真人传下无为经,以此为立门之基,奉太清圣人老爷为祖师,以道门正统而居。
 
    今,外魔算计,乱度仙道承,居心歹毒,与我度仙门毫无前因!
 
    绝非我度仙门有招惹此魔!
 
    望请圣人老爷明察!”
 
    言罢,有琴玄雅再次跪伏了下去,口中开始诵读《无为经》上卷。
 
    一旁酒乌愣了下,怎么感觉……她说的这些,比自己刚才喊的,更高级一些……
 
    这次……
 
    随着有琴玄雅诵读无为经到第二句,前方那画像,轻轻晃动了下。
 
    一抹无法形容、难以感受、晦涩之极的道韵,自画像飘出,又消失于画像之上!
------------
 
第九十一章 纸军秃击!【求推荐票】
 
    今天兜率宫中的风儿,突然变得有些喧嚣……
 
    怎么有人在自己耳旁哭哭啼啼的?
 
    兜率宫后院角落的一棵树下,一袭蔚蓝长袍的青年道者剑眉略微皱了皱。
 
    正打坐的他,看着心底突然出现的,那有些模糊的画面:
 
    有个身高五六尺的矮道人在俯身呜咽,矮道人旁边还有个长相不错的女弟子,同样面露凄然……
 
    青年道者苦笑了声,幽幽的一叹。
 
    ‘老师您又这样。
 
    您不愿意出去走动,弟子也想安心修行呐。’
 
    他们拜的,应该是老师的画像吧,自己并无画像、雕塑在洪荒流传才对。
 
    老师的境界当真是太过玄妙,直接把因果‘滑’到了他这个弟子身上……
 
    “不过,能惊动常年闭门不出,对凡事都不喜过问的老师,你们倒是真够厉害……”
 
    轻笑了声,这青年道者慢慢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他掐指推算,追寻着老师给自己的指引,心底泛起了少许明悟,轻声道:
 
    “原来是有外敌找度仙门麻烦,度仙门凭空遭灾……
 
    我人教道承并未主动惹事,却有人想拿我人教道承下手,挑拨三教关系?
 
    啧,这倒是不得不管管。
 
    上次在月老殿还弄断了度仙门某个小家伙的姻缘泥人,这次去帮一下度仙门,也算是了断这段因果。”
 
    青年道者话语未完,看似只是随意的一步迈出,身形出现在了兜率宫之外;
 
    又漫走几步,他已到了西天门处,身影飘然而出,那些守门的天兵天将竟毫无察觉……
 
    少顷,这青年已离了九重天阙,在高空俯瞰这波澜壮阔的洪荒大地。
 
    “度仙门是度厄道友所传道承,倒是可带上度厄道友一起过去,让度厄道友出手。
 
    如此,贫道所沾因果就小了许多。
 
    还有个麻烦事……
 
    度厄道友虽只是老师的记名弟子,听老师数次讲道的时间,在贫道入门之前,贫道该称他一声师兄才对。
 
    可咱是老师唯一亲传,他是记名,又该他称贫道一声师兄……
 
    这该怎么称呼?”
 
    这青年道者顿时一阵纠结,其身影飘飘渺渺,朝着西牛贺洲、北俱芦洲、中神洲三大洲的交界处——昆仑仙山,飘飞而去。
 
    飞了一阵,昆仑山已经遥遥在望,这位玄都·特靠谱·大法师,很快又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 
    “度厄师兄,在昆仑山哪段的哪个洞府修行来着?”
 
    玄都大法师一阵掐指推算,很快就点点头。
 
    “还好,度仙门气数绵长,一时半会灭不了,这次的灾祸似是有所定数,不必太着急过去……
 
    先找找度厄师兄吧,免得此事处理的不圆满,又被老师关几个元会……”
 
    轻轻一叹,青年道者身影消失于昆仑山上,绕过玉虚宫附近,找寻着度仙门的便宜祖师爷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一十章 道友,您听说过……
 
    湖边草屋前,天蓝白云间。
 
    被大徒弟喊住的齐源老道刚刚落地,李长寿和蓝灵娥立刻向前,拦住了师父的去路。
 

免责声明

1、本站所发布的一切学习资源教程、软件等仅限用于学习体验和研究目的;请自觉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。

2、严禁用于其他用途,如果你喜欢教程,请支持正版教程资源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

3、本站内容全部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4、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、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,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联系邮箱:780820275@qq,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