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一级造价师造价【工程计价】最新视频百度网

需要请添加站长微信(2424655795) 或(8555642)

关注公众号(知识加油站A)加微信客服领取福利(招代理)!



以下为内容填充(不用看):

 
 
    不过辰曼自己不争气,没有赢得陈汉升为“同类人”争取得来的机会,厂房管理乱糟糟的,还没有脱离原始小作坊的风格。
 
    “走吧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一圈都没看完,就指挥人离开。
 
    李启森赶紧走上去问道:“陈总,您觉得怎么样?”
 
    陈汉升面无表情答道:“现在不好说。”
 
    李启森左右看了看,悄悄把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进陈汉升包里:“陈哥,帮忙多说几句好话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把信封掏出来,一摸厚度至少5000以上,他笑着把信封还回去:“李总,渣男何苦为难渣男。”
 
    ······
 
    顶点
 
 
------------
 
182、意外不断的考察
 
    辰曼公司不出意外的被pass了,虽然结果没有说出来,但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 
    车辆驶离时,辰曼的老板李启森呆呆的站在门口,陈汉升都有些愧疚,早知道就让他继续睡觉了。
 
    郑观媞也注意到了,她拍了拍副驾驶陈汉升的座位问道:“刚才给你红包为什么不要?”
 
    原来她也注意到了,或者有人专门和她说了。
 
    陈汉升很奇怪:“收了就要办事,辰曼的管理那么落后,不适合长期合作。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。”
 
    郑观媞怂恿道:“就是因为不合适,所以你可以大胆的收受贿赂,那些能够深入合作的你才不能碰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笑了笑:“你这个逻辑有些奇怪,和我们正常人的想法背道而驰。”
 
    行政部经理许月梅是个40多岁的妇女,她有些羡慕的看着陈汉升和郑观媞这样聊天,好似朋友之间的轻松。
 
    哪里想到一个普通大学生因为被共同隔离三天,居然能和郑观媞结下莫名其妙的友谊。
 
    “早知道,我当年也应该冒险进去陪着的,总之也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 
    许月梅心里淡淡想着。
 
    其实她是想当然了,郑观媞的思路哪里是一般人能猜到的。
 
    下面准备去蓝度科技公司,不过这一家更惨。
 
    陈汉升他们到达的时候,蓝度的员工正在进行维权,劳动监察部门都过来了,大概原因是欠发工资。
 
    郑观媞都没有下车,陈汉升了解清楚后就离开了,蓝度的老板正被愤怒的员工包围,根本不知道一场大买卖飞走了。
 
    “亲自来逛一圈,是不是能看到更多的东西?”
 
    陈汉升笑着问道。
 
    “我也想啊。”
 
    郑观媞有些无奈:“可是我哪有那么多时间,除非你帮我。”
 
    许月梅转过头看着窗外,这两人现在说话的口气就好像小情侣一样,她觉得作为一个下属,不应该知道太多的信息。
 
    不过下一刻,两人的交流再次让许月梅大跌眼镜。
 
    “帮你也不是不可以······”
 
    陈汉升犹豫了一下。
 
    郑观媞打断道:“就是得加钱,是不是?”
 
    “郑总机智,您都学会抢答了。”
 
    ······
 
    第三家是联发电子公司,时间已经将近中午,陈汉升在大门外看到不少员工准备去食堂吃饭。
 
    “我看啊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和郑观媞商量:“这家公司我们哪里都不用去,在他们食堂吃一顿饭,看看排队的秩序,看看饭菜的质量和卫生程度,差不多就能清楚了。”
 
    郑观媞很配合的点头:“今天你全权安排,我都没有意见。”
 
    在门口的时候,陈汉升给联发的老总于桂生打电话,他也正在吃饭,匆匆忙忙的跑到门口迎接。
 
    于桂生四十多岁,皮肤黝黑,穿着和工人差不多的灰色制服,陈汉升和他握手时,能够感觉到掌心的老茧。
 
    互相介绍完身份后,于桂生有些不好意思:“不知道郑老板要过来,附近有个李府酒家,我们在那里边吃边谈吧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笑着摇头:“就是专门赶上中午这个饭点过来的,想尝尝联发的食堂,这点要求不知道能不能满足?”
 
    于桂生犹豫道:“食堂里都是普通的饭菜,就怕不符合贵客的口味。”
 
    “只有郑总是贵客,她都没意见了,我们的意见都是参考意见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搂着于桂生的肩膀走向食堂,一路上于桂生给陈汉升介绍着厂里的布置。
 
    联发电子比辰曼和蓝度要小一点,不过虽然规模比不上,但是一路上看不到垃圾,员工都穿着工作服,给人整齐划一的感觉。
 
    交谈中,陈汉升才知道于桂生以前在南方的电子厂里打过工,现在除了是管理者,也是技术骨干。
 
    吃饭时,郑观媞悄悄的和陈汉升说道:“这个厂排队的秩序比我们厂都要好,食堂也比较干净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笑道:“这个厂才100人不到,新世纪1000人,不能放在一起比较的。”
 
    郑观媞看了看陈汉升:“想不到你还会安慰人?”
 
    “你钱再给的多点,情感和身体我能一起安慰了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我又没那么傻,贴钱让你渣我。”
 
    “这可未必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开个玩笑,又把说话的节奏转回来:“吃完我们就走吧,厂房是真的不必去看了,于桂生这人在工作上有些精神洁癖,你信不信他的厂房比你办公室还要整齐。”
 
    郑观媞的办公室环境一直是个黑点,她听到也不生气,反而笑眯眯说道:“那就去往下一家吧。”
 
    离开联发之前,于桂生拿着十几个产品包装袋,看来是准备考察人员人手一个的。
 
    陈汉升一开始以为包装袋里有猫腻,可能藏着红包什么的,结果什么都没有,只是孤零零放着厂里的一个小产品,市价最多30块。
 
    陈汉升笑了笑:“老于,你这是行贿吗?”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于桂生连忙摆手:“我只是想给各位送点纪念品,厂里研发制造的,粗工烂叶的也算不上行贿。”
 
    “噢~”
 
    陈汉升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我以为你准备行贿呢,试想哪个采购员经不起这样的考验啊,既然不是行贿,那大家都收下吧,证明自己心思清白。”
 
    于桂生是个老实人,被陈汉升揶揄的满脸通红,直到车辆离开后,他猛的一拍脑门。
 
    “哎呀,陈总是在帮我啊。”
 
    如果陈汉升不故意把话说开了,其他考察人员都不敢收下的。
 
    也就没有郑观媞拿着小礼品仔细观察,然后说道:“联发的电子屏质量真是不错,小玩意都做的很用心。”
 
    陈汉升看了郑观媞一眼:“你的意思,那金捷不去了?”
 
    “你定咯。”
 
    郑观媞还是交给陈汉升决策。
 
    陈汉升想了想:“还是去吧,万一有惊喜呢。”
 

免责声明

1、本站所发布的一切学习资源教程、软件等仅限用于学习体验和研究目的;请自觉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。

2、严禁用于其他用途,如果你喜欢教程,请支持正版教程资源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

3、本站内容全部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4、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、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,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联系邮箱:780820275@qq,com